男士古龙水【视频】【我是莒县人】崔为正:颠覆传统的“养蚕专家”-莒世闻名

发布时间: 3年前 (2018-06-19)浏览: 52
【视频】【我是莒县人】崔为正:颠覆传统的“养蚕专家”-莒世闻名


养蚕是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创造的重要技艺,几千年来张雨菲,种桑养蚕生生不息地传承。有一个人,他四十载如一日,致力于养蚕的研究,他研究的人工饲料、工厂化养蚕,正在颠覆传统养蚕模式。他就是我们的莒县老乡——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崔为正。
初冬的泰山脚下,山岩青青,落英缤纷。在山东农业大学,我们见到了崔为正教授,走进他不大的办公室,看到的最多的就是书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全是书,这里我放了一部分,家里还有三厨子辩机和尚,我退休了,这些全部给专业,家里根本没地方放。这是1900年代的老书,这都是些宝贝了,有些盖着好多学校的印章,转移过好多学校,在图书馆藏书的时候,盖着不同学校的印章。
在他的书橱里,各种各样的蚕体和蚕茧标本,让我们这些“外行人”真是开了眼界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们平时养的都是白茧,这是天然的彩色茧,这只是一部分颜色,还有其他颜色赵权孙佳仁,像这样的叫转基因蚕,转了个什么基因呢,转了个绿色荧光蛋白,最后它吐的丝,你要是放在紫外灯下的话,它发绿色荧光,白天看就是黄色t95e6。
崔为正,1961年出生在莒县洛河镇崔家庄村,上个世纪70年代,尽管家庭不富裕,但崔为正的父母对读书却一直非常重视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父亲母亲一直鼓励我们上学,我们家比较好的传统。我父亲当过老师,他知道学习的重要性,当时也没考虑到以后能考大学,他一直在支持我学习,他说你必须有学问,有一定的知识,以后才能发展的潜力。
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,艰苦的环境,没有让崔为正放弃对知识的追求ca1809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到了冬天非常冷,我印象中,到了冬天,写字的时候,钢笔都冻住了,写着写着就冻住了,放到嘴里,哈口热气,再写,大部分同学的手、脸都起了冻疮,那时候也没有棉鞋,穿那种蒲鞋,香蒲做的蒲鞋,脚也都冻了。
1978年,恢复高考后第二届,崔为正考取了当时的山东农学院,回首当年的那段岁月星期六约会,崔为正说的最多的就是“感恩”,感恩国家政策,感恩父母老师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能考上大学,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我们的高中老师,高中老师一个就是杜守民老师,特别感谢他,他当时教我们两门课,物理和化学,高考成绩中,我们考上的同学,这两门课成绩是比较高的,另外,教我们数学的段节现老师,高一的时候杨守兴老师,他们教学也非常好,我们的班主任堕落的艺术,教语文的叫段世晨老师。
从小山村来到了大学殿堂,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崔为正,仿佛游进了无边无际的知识海洋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尽管我当时学的是蚕桑,但是我非常喜欢物理学,所以,当时我还自己学了一些物理方面的知识,爱因斯坦是物理学大师,我非常崇拜他,我去找他的书看,我们学校有《爱因斯坦文集》,还有爱因斯坦的一本书叫《物理学的进化》,我觉着大科学家,冯溪不仅仅是科学家,同时还是思想家、哲学家,他书里写的东西,不仅仅是纯专业的问题,还包含着带有哲理性的语言,格言,把它抽出来就是格言,这对我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
广泛涉猎、勤于思考,这也为崔为正以后的科研之路打下了基础,一篇关于研究桑树生长的毕业论文,让他专业学科里崭露头角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老师认为,用数学的方法研究桑树,在我们这个行业是非常大的创新,以前从来没有人用你这种方法研究过桑树,老师认为做的水平很挺高的,当时只不过是个本科生毕业论文,不过我这个论文确实在刊物上发表了,你现在本科论文在实验室里用尖端仪器,老师指导着,能发表的都非常非常少的。
1982年,老师得意的门生崔为正,顺利毕业,留校任教。1986年,他又考取了浙江农业大学的蚕学系硕士研究生,正式开始了科研之路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们这个专业尽管不大,但面还是很宽,桑树是植物,蚕是动物,蚕还很容易得病,还涉及到微生物,我们的基础理论还是生物科学方面,现在叫生命科学李献良,生物化学、生理学、分子生物学。
几千年来的养蚕模式,就是先种桑、后养蚕,采了桑叶去喂蚕。如何突破桑树受季节的限制,实现全年连续养蚕,这一直是崔为正思考的问题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随着现代农业的发展,养蚕划归畜牧业,养鸡、养猪、水产养殖全部是工厂化的,而且全部是用饲料养的,所以,我们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传统的养殖方法,所以必须找到一种能代替桑叶的东西,这个就是我们叫人工饲料八十八打一字。我现在做的重点就是人工饲料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这就是我最早研制出来的(人工饲料),桑叶很紧张,供不上就可以要求用这个,从小就用这个,我们现在搞工厂化养蚕,从饲料的生产到养蚕全部是工厂化。
目前,崔为正团队在全国10个主要的养蚕省、40个多个县建设了人工饲料养蚕的示范基地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们计划10天养一批,全年养36批,全部工厂化、机械化闫紫境,当然现在机械化还不成熟,问题还比较多,再就是人工饲料成本还比较高。我们这40多个示范点,现在还主要做的是小蚕共育潘怡行。
别人眼中的大学老师是轻松的,走进崔为正的世界,你会发现,他取得的每一项成果都凝结着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的心血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基本上不休息星期六和星期天,不休节假日,基本上每天晚上在办公室待到10点,这两年我年龄大了,休息的多了,以前我一年下来,平均休息不超过10天的,包括过年回老家。每年写各种各样材料,科研上的或者其他学科方面,我估计大概30万字以上。
多年前,崔为正的导师为他题写的南宋哲学家朱熹的《观书有感》,他一直视为珍宝,这也是他的为学之道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,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为什么水老是清的百夜优一郎?因为不断有河水流进来,对于人来说也是这样的,需要不断地更新知识,不断学习。这样你的思想才能活跃,不至于落后于时代,尤其对于搞科研的,知识更新很重要。你必须跟上科研发展的脚步银城千花溪。
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生,崔为正说:“教师的职责就是教好学生,教做人教做学问。”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的名言或者叫座右铭,我做人的原则,先做人后做事,我跟学生讲,无论任何时候,做人是最重要的,做什么样的人?首先是正直、讲诚信、善良的人,宽人律己,以身作则,做人的基本原则,你要求别人做到的,自己首先要做到,我要求学生做到的,我自己要先做到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 张升祥:崔老师是我恩师,对我本人帮助是非常大的,不光对我自己,对本科生、研究生,帮助很大的不朽神皇,只要任何人有问题找到崔老师,他都耐心地给予指导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 冀宪领:崔老师治学非常严谨,事无巨细,亲力亲为地做一些事情,夏天养蚕再累再热,都亲自到蚕室、到桑园、到农户鬼婴楼,一家家去看,科研精神值得我们学习,特别为我们年轻人做了很好的榜样。
作为山东省最大的蚕茧基地抚仙湖恋歌,莒县的蚕茧生产量在全省遥遥领先,每每谈到老家的桑蚕发展,崔为正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前几年我们组织承担了一个全国性的会议,其中重点就是参观咱莒县的养蚕,他们都认为莒县的蚕业养蚕是比较先进的,再就是蚕菜复合经营,养蚕大棚种菜,能显著提高农民的收入,或者大棚里种食用菌,包括桑园的田间套种了,我们县搞得都有非常好。
近年来,崔为正经常奔波在老家和学校之间,为家乡的桑蚕业发展出谋划策,不辞劳苦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但总体来说,还是桑叶养蚕,收到季节限制,受到季候限制,容易发病,有时候还农药中毒,经常出现事故,还有很多问题随着科技的进步进一步的发展,我们也有意向,和丝绸公司合作,搞一些人工饲料养蚕、工厂化养蚕等,建设一个示范园,通过示范一步步推广。
回望走过的人生路,崔为正说,有些东西变了,有些东西没有变,并将永远不会改变,因为那是家乡的水土在灵魂深处打下的深深烙印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觉着影响最大还是我们老家人的淳朴、实在男士古龙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对于在外的人,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,从小养成的品质,家乡的水土养育出来的。一生都不会改变的。
悠悠游子心,拳拳家乡情。崔为正说,无论走到哪里,最思念的还是家乡的山山水水,最牵挂的还是村里的父老乡亲。
山东农业大学林学院蚕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 崔为正:我老家是莒县洛河镇崔家庄,是土生土长的莒县人,祝愿我们老家,祝愿莒县更加繁荣昌盛,兴旺发达,祝愿老家的人民生活美满幸福,祝大家、老少爷们,兄弟姐妹们,新年快乐龙之向导!阖家幸福!(本台记者 孙业勇报道)



标签:

上一篇: 迈腾4s店【视频】【快收藏】还在担心螨虫?洗床单加点这个,除螨仅需1分钟!-观威海
下一篇: 天生混王txt下载

︿